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联系我们

雨中的眼泪

时间:2019/11/17 12:08:59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21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原本瓦蓝的晴空,却忽然间被调皮的画匠用毛笔沾上浓郁的墨汁,在蓝天上肆意挥洒,不一会功夫乌云就如海浪般翻滚,逐渐覆盖了整个苍穹,紧接着淅淅沥沥的连绵细雨,就从天幕中漏下来,打湿了整个世界。阿蓝坐在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,默默地看着从图书馆新借来的课外书,全然不顾教授在讲堂上声嘶力竭地挥...

本来瓦蓝的晴空,却溘然间被油滑的画匠用毛笔沾上浓烈的墨汁,在蓝天上肆意挥洒,不一会功夫乌云就如海浪般翻腾,逐渐覆盖了全部苍穹,紧接着淅淅沥沥的连绵细雨,就从天幕中漏下来,打湿了全部世界。

阿蓝坐在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,默默地看着从藏书楼新借来的课外书,全然不顾教授在教室上声嘶力竭地挥汗如雨,只是完完全全地融入小说的世界,仿佛时间在此刻静止,而精彩绝伦的故事,又好像彷佛一剂麻药,麻痹了阿蓝的神经,让她短暂地忘记自己听不懂这门课程的事实。

叮铃、叮铃、叮铃,下课铃声响起,教授终于停止了慷慨激动慷慨的陈词,合上书本,迈出了教室,学生们也整理好教材,各回遍地去。

阿蓝不舍地合上教材,望望窗外绵绵的细雨,有些无奈又有些欣喜,诗雨渐渐走了过来,问道:“阿蓝,走吧,我这有伞!”阿蓝急速谢道:“诗雨,你先走吧,我男同伙等会来接我。”诗雨噘着嘴说道:“有男友真好,好爱慕你哦,那我走啦,你玩得高兴。”阿蓝狠狠地点点头,说道:“嗯嗯,宁神啦。”

诗雨走后,空落落的教室只剩下阿蓝一小我,阿蓝叹了口气,无奈地嘀咕道:“哪里还有什么男同伙啊!真是大笨伯!”原来阿蓝与男同伙上个礼拜就和等分别了,本来阿蓝认为那般稳固的情感,照样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蚀,一点点风声鹤唳了。

阿蓝拿起手袋,也渐渐走出了教室,来到教授教化楼门口,一朵朵五彩斑斓的雨伞绽放在淅淅沥沥的雨中,仿佛一朵朵娇艳的睡莲,迎雨盛放,一串串晶莹剔透的雨珠,把教授教化楼大门口编织成了一个梦里的仙境,望着如斯美丽的地方,阿蓝陷入了沉思,又逐渐认为感伤起来,一种被抛弃之感,逐渐油然而生。

正当阿蓝难过时,一个熟悉又温暖的声音说道:“我一猜你就没带伞,走吧,我送你回卧室。”阿蓝回头一看,原来是自己的前男友阿宽,阿蓝淡淡地说:“不用了,感谢你,雨一会就停了。”阿宽说:“别逞强了,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,别耍性质,我送你回去。”阿蓝不悦地说:“我再等等,不可我就叫我室友过来接我。”阿宽说:“那好吧,想不到你性质照样这么倔,再会。”撂下这话,阿宽就大步流星地朝着雨中走去,他的背影是多么熟悉啊,可现在却那般陌生,仿佛是一团触摸不到的流云。

阿蓝生气地嘀咕道:“臭傻瓜,为什么不知道哄哄我呢,哄哄我就跟你走了,这么点小挫折就打退堂鼓,让我若何跟你走。”阿蓝的怨气如窗外的雨一般,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终于到了澎湃的地步,阿蓝蹲在教授教化楼门口的一个角落,肆意地哭起来,眼泪伴着雨声,淅淅沥沥地下降,逐渐浸透了阿蓝的衣襟。

哭着哭着,眼泪就流干了,而窗外的雨也逐渐停下来,只留下深深浅浅的水洼,阿蓝擦干脸上的眼泪,勇敢地站了起来,朝着微湿的世界走去,路边的丁香花经由一场暴雨的浸礼,显得更加明丽,就好像斯刻的阿蓝一般,美丽而倔强地摇曳在风中。


上一篇:请车下留情
下一篇:春二月兰
相关评论
澳门担保网Copyright © 2010-2022。